骑行长途是一种仪式

 

骑行长途是一种仪式,就像信徒的朝圣,修道者的冥想。枯燥是旅途最迷人的部分。
 
每日漫长的公路,让骑车的人逐渐安静下来。没有人认识你,即使和你最密切的人,也都远在几千、几万公里之外。没有了身份,摆脱了联系,忘掉了工作,就连你的名字都和你没有了关系,你什么都不是,你就是一个在骑车的人。你只有一辆自行车,一个背囊,一支水壶,和没有尽头的公路。这是你在此时此刻的世界上拥有的全部。
 

 
你终于变成了自己,完完全全的自己。你摆脱了地球重力,脱离了现实世界,就像一次短暂飞行。
 
在那个时候,你可以看到你自己。脑海中浮现出来的,只会是最根本的问题。你想得纯粹、直觉、深入,就像飞入太空,又像潜入深海。周围安静极了,只有齿轮咬合、链条传动、轮胎磨擦的声音。
 

 
枯燥漫长的旅途,会让你看到那个陌生人,那个离你很远的自己。
 
多骑几次,你会有一些变化:不再不停计算到达的时间,不再烦心天气,不再觉得疲累,不再畏惧上坡,不再害怕下坡,不再不停地查看邮件,不再想着拍照,呼吸变得均匀,上坡变得轻松,树的不同、海的颜色变化在你的感受中变得敏感。你开始和自己说话,而那些话,你从来不会说给别人,永不会说给别人。
 
慢慢地,你开始享受那样的时光,你学习与自己相处,学会回答那些没有答案的问题;再往后,那个和你并肩而行的人与你合二为一。你就像习惯飞翔的鹰适应了自己,在漫长的旅途中以单调的频率踩踏着自行车独行,而城市生活中那个焦虑忙碌的自己是多么可笑。
 

 你会知道,枯燥才是旅途最迷人的组成部分。你会爱上枯燥。那些枯燥,只是看上去的单调。
 

 
你在山里骑,山里千姿百态的树都是你的;你在海边骑,海那变幻无穷的蓝就是你的。
 
有时候,停车在某个大坡度转弯处,看看周围安静茂密的树木、各种姿态的花草,我会觉得羞愧,它们陪伴我一路,我却叫不出它们的名字。

 
它们都是有来处的。为什么在这里,为什么长成这个样子,每一棵树,每一株花,每一根草,都是一本植物史。它们也有去处。
 

 
有的树可以无限制生长下去,几代旅行的人经过。回到家乡,子孙辈出,它还在原地自顾自发枝散叶,有的花草来这个世界,就轮回一个寒暑四季,春天来生,秋季末枯。
 

 
人们开出一条道路,穿山而过,只为从一座城市去另外一座城市。偶尔有一天,我骑车而来,经过这里,遇到这些一生都站在原地的生命,满心都是敬仰和羡慕。(转自[短暂飞行]作者:张向东)

 
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