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俊凯:准备好迎接三大赛来临的那天

因为一场好不了的感冒,影响了整个春季的表现,但随着天气渐暖,春季古典赛的阴霾已经过去,阿凯的状态也开始渐入佳境。完成环日本连续8天的赛程,阿凯自评感觉不错,脚的状况也比较恢復了。

「那,现在比完有整个放松下来了吗?」
「就比完了嘛,所以就比较放松啊。」
「刚刚喝了几杯?」
「两杯吧。」

以欧洲来说,其实不常有这样赛后宴会的场合,比较多的情况是队友一起到酒吧喝一杯。我们也好奇阿凯刚去欧洲的情况,当队友找他去喝两杯的时候,他会参加吗?

「会啊。」
「是因为酒量好所以不怕吗?」
「没有,我有酒胆,没有酒量。」
「跟队友去玩是一种很新鲜的心情吗?」
「就看他们到底在变什麼把戏啊(台语)。」

想挑战世界,先问自己准备好了没?

当时决定到一级车队闯荡,除了美利达助他一臂之力,阿凯自己是怎麼决定的?又会给新生代的车手什么建议呢?

「平时的训练跟在亚洲的比赛吧,我觉得还是要骑出一定的水准出来,我觉得这个是最基本的;当然还有语言的部分,就看你去哪里,不过英文是最基本的,不用很会讲没关係,可是你至少要听得懂,或者是你至少要会沟通。」

当时的阿凯评估自己在亚巡赛,能抢下总排名的前段班,也成功取得登山王的头衔,包含2014的环台赛三连霸。自觉有办法控制赛场上的状态,才让他立下挑战欧陆战场的决心。成为队上的一份子,哪怕只是担纲副将的角色,自己也能够乐在其中。

「我认为不是一昧的只想要出去,你要先问你/妳自己準备好了没有。」

自信挑战三大赛

当然,三大赛还是阿凯目前预设的终极目标,自认能力不输刚完成环义的日本车手山本元喜(Nippo Vini-Fantini),台湾阿凯也有完赛的自信,除此之外,他也期许自己能加入突围,并且完成协助队友的工作。

「给我三大赛就好,不要再给我古典赛。」
「那车队为什麼还是要分配古典赛给你呢?」
「因为古典赛是一种磨练,不是对我来讲,对所有的选手来讲都是一样的,包括冲刺选手。尤其他们说,冲刺选手一定要去古典赛,去训练、去感受那个卡位的感觉。」

据我们和车队的了解,Lampre-Merida相信阿凯在未来能有担纲GC车手的能力,也就是所谓的全能型(All-rounder)。目前,大家似乎普遍高估阿凯的爬坡,而低估了他的冲刺能力,而阿凯本人,在近几场比赛,带领车队的冲刺主将卡位也颇有心得。在Paris-Roubaix(巴黎卢贝)和环法兰德斯前期的突围,是他比较满意的部分。

还是喜欢爬坡多一点

「你会觉得胆量是你的优势吗?」
「胆量,其实也是都被磨出来的。你一开始说你不怕,那不可能,不过其实你永远都不去前面的话,只能在这个位置,你什麼事都做不到。」
「那爬坡跟冲刺,你比较喜欢哪一个。」
「爬坡。因为冲刺要在那边挤来挤去,爬坡不用。」
「阿凯你还要瘦吗?」
「再瘦会比较好一点,应该还会继续再瘦(现在67公斤),感冒有瘦,可是瘦下来的肌肉比脂肪还要多,环土耳其和环日本,都有脚没力的感觉,现在感觉比较好了。」

知道自己离三大赛不再那麼遥远,阿凯的训练比以往更加努力,他相信只有先把自己準备好,有一天哪怕是排上候补名单,都有可能为台湾的自行车运动写下新页。假如真的站上三大赛的舞台,阿凯知道自己会非常兴奋,而上一次有这样的感觉,是他首次加盟一级车队Lampre-Merida的时候。

在年初的鼻中膈术后,经过两週的轻松训练,后来的课表其实相当吃重,进入2月份亚锦赛的公路赛程,就让他有焕然一新的感觉,拿下第5名的成绩。接下来环杜拜的冲刺赛段,集团均速屡屡突破时速50公里,他的身体也能衔接得上,这是自己以往做不到的。虽然4月份因為重感冒,状况不是太好,但来到5月环日本赛前,阿凯的训练已经回到正轨,与运动总监的磨合也很理想,随著在一级车队的经验累积,自己对运科方面的了解,也在训练与测试的过程中不断增长。

等着看吧,他会变得更强!
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